《简·爱》:我只是一个回家的人


时间:2018-3-30    记者:徐璟萱(北京大学2016级哲学系本科生)    点击次数:683

  午后两点的春日明媚依旧,讲堂观众厅也如往常一样座无虚席。3月30日,英国书屋剧院来到讲堂,为观众精彩演绎了改编自英伦经典的剧目《简•爱》。

  作为英国极负盛名的巡演剧团,英国书屋剧院的英伦女性经典系列在国内外广受追捧,其中《呼啸山庄》和《傲慢与偏见》也曾登上讲堂的舞台。尽管演员阵容一致,但演员们总能把握住角色性格的精髓,从而在不同的角色中转换自如。例如曾扮演了希斯克利夫和达西先生、此次在《简•爱》中饰演了罗彻斯特的马修•克里姆斯,除了扮相体态和身份性格上有所变化,就连声音和步态都随着角色的变更进行了调整,可见剧组的精细与匠心。

  此次上演的《简•爱》改编自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平凡贫困而自尊独立的孤女简•爱从罗沃德学校来到桑菲尔德庄园当家庭教师,在与男主人罗彻斯特的交往中渐生情愫,并答应了他的求婚。结婚当日,简被告知罗彻斯特是有妇之夫,其妻子就是在阁楼上疯笑、半夜纵火试图杀害罗彻斯特、偷走她的音乐盒的那个疯女人。简离开了罗彻斯特,并被虔诚的牧师圣•约翰收留。约翰认为简适合做一位传教士的妻子,打算带她去印度传教。但一直牵挂着罗彻斯特的简拒绝了他,并在乌鸦的引领下,带着来自其叔父的一大笔遗产回到了桑菲尔德庄园。而此时老宅已成废墟,疯女人放火后坠楼身亡,罗彻斯特为了救她被困在火场,受伤致残。简终于重新见到了心爱的罗彻斯特,并在多年后对他说出了那句渴望已久的“我愿意”。两个小时的演出集中展现了作品中的核心矛盾和精华部分,既尊重了原作的思想意涵,又自成一体,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

  自由平等的渴求是简•爱最明显的特征,哪怕是面对好友伊莉莎的新婚消息,她的第一反应是询问女友“你爱他吗?”,并愤慨地说“为什么是女性必须取舍而男性可以为所欲为”。在罗彻斯特的宴会上,简坚持穿着自己唯一的那条朴素的裙子出席,并在多次与罗彻斯特的对话中强调他们拥有平等的灵魂,她的灵魂是自由的、是不能被命令的。与其说简•爱是一位具有平等观念和自由精神的女性,不如说她是一个对平等和自由的“雷区”极其敏感的女孩子。成为她思维定式的“平等自由”似乎也暗示了她的成长隐痛:一个从小丧亲的孤女,辗转生存于社会底层,她的成长是缺少真情和爱的。戏剧开始出现的那个对简咆哮着说,“女人的精神就是用来被粉碎的,就像满载的粮食粉碎一辆马车”的男人,就是她早年生活所面对的性别歧视观念的写照。而由于贫穷和阶层局限,简没有条件冲破围墙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也是不自由的。而愈是匮乏就愈使她渴盼,自由和平等既是她梦中的理想生活,也是她面对冰冷世界的精神铠甲。

  但在桑菲尔德庄园的生活给她的人生注入了新的内涵。简热爱风景画,她认为自己的视野可以通过小小的画幅延伸到世界尽头,可在一旁赏画的学生阿黛勒却说“人比树好”,而这也为简后来的内心转变埋下了伏笔——简•爱曾认为辽阔的自然是自由和平等的寄托,而在桑菲尔德庄园的邂逅让她知道,人的情感才是得到自由和平等的钥匙。显得有些古怪甚至“粗鲁”的罗彻斯特先生是庄园主,是拥有财富和地位的“钻石王老五”,是简眼中与自己相距甚远却灵魂无差的人。亲切的费尔法克斯太太说她并不了解罗彻斯特先生,但“知道他是个好主人就够了”。不同于阿黛勒对简的自由平等信仰的崇拜,罗彻斯特好像看透了简坚强外表下敏感而纯真的内心,他深知简越是强调平等,她的内心就越会在不平等的现实中受伤,因此他与简的交流其实是真正没有阶级差别的。他让女佣般站在一旁的简和他平起平坐;他邀请简参加他的宴会,并与英格拉姆小姐一起读书——尽管这一提议被受到英格拉姆嘲讽奚落的简拒绝了;他也直接询问简自己的缺点,并在最初就多次或显或暗地告诉她“他曾经犯下过大错”。当罗彻斯特问她如何面对自己的缺点时,简说“缺点的解药是忏悔和救赎”——

  但罗彻斯特早已认定简•爱才是他的解药。不论是对身份或性别观念理解的不流俗,还是两人内心的相互爱慕,他们是在灵魂上相契合的。比起欺骗立下的婚约,简•爱才是他真正的爱人,甚至是他对过往表示忏悔的窗口。而简对罗彻斯特也是有着纯真而炽热的情感,她曾告诉罗彻斯特,他就是她的家,永远的、唯一的家。然而阁楼上的疯女人却是他们爱情之中唯一的、也是致命的一处黑暗角落。如果说简•爱答应罗彻斯特的求婚是情之所至,她的离开也是理之当然。简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不仅仅体现在人格上,还体现在爱情的相互关系之间。在我看来,简的离开不是因为罗彻斯特的疯妻子,而是因为他对自己婚情的隐瞒。罗彻斯特在重婚行为被揭发后苦求简的原谅,他说他从未在上帝面前缔结真正的婚约,简才是他真正的妻子——我相信简是会接受这个说法的。毕竟此前当罗彻斯特对简说即使精神绝对自由,有些事依旧要按照法律处理的时候,简依旧坚持自己的灵魂可以超越世俗的规范而保持自由。但是简对于平等的要求还要体现在爱情双方的相互坦诚与敞开,哪怕是有疯女人的阻碍,简也希望与爱人一起面对而不是逃避和躲藏。这也是为什么简从进入桑菲尔德庄园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寻找阁楼笑声来源的原因——任何意义上的隐瞒都是精神上的不平等,更不用说这种隐瞒发生在自己的婚姻中。所以哪怕简的音乐盒仍旧唱着对罗彻斯特的恋曲,她也决然和恋人道出了那句“永别了”。

  可简依旧深爱着罗彻斯特,罗彻斯特也从未停止过对简的找寻,他们的名字都刻在了彼此的心上。长时间的分别更让简确定了自己的心之所属,她也才会笃定地和约翰说,即使她的心脏从胸腔中跳出,也依旧会为罗彻斯特先生跳动。不论最后简的回归是否可以归因于恋人间玄妙的“心有灵犀”,但可以确定的是,在简回去时,她和罗彻斯特的物质地位已经等同了,简甚至比罗彻斯特的条件更加优越。一直坚持自由平等的简此时固然有了更足的底气回到罗彻斯特身边,毕竟最初贫困的她在婚前还无法支付一件新娘的头纱。但简并没有因为是否拥有了财产而改变她对世界的态度——也许这才是简一直向往的平等世界,哪怕阶层的分化不可避免,人们也不会因此对他人的人格划分三六九等。简和罗彻斯特的重逢是对他们彼此的救赎,罗彻斯特藏在阁楼上的那团火焰终于把过往烧成了灰烬,他自己也为年轻的行为和多年的逃避付出了代价,简的出现则是他新生活的开始;漂泊在外的简也终于回到了罗彻斯特身边,回到了她的“家”,而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与平等。

  当然,如此前的几次演出一样,演员们的表演依旧生动精彩,女孩的活泼、少女的坚强、老妇的亲切世故,都在演员的举手投足间自然表露,可见演员舞台功底之深厚。换场的自然衔接和道具的精心设计,也体现了剧组内部的默契配合。就算是更换布景,也可以让演员边唱边演地完成,还对剧情有了丰富作用。其间穿插的一些幽默片段也是恰到好处,如罗彻斯特先生向简询问他是否英俊,简的直接否认让观众忍俊不禁,罗彻斯特回复的“是我的前额冒犯了你吗”又提升了这一段对话的幽默感。上半场结束时简和罗彻斯特的亲吻恰好被费尔法克斯太太撞见,人物的神态反应各异,喜剧效果立显,而下半场开始时费尔法克斯太太对简的复杂态度又让观众得以快速入戏。

  值得一提的是,戏剧不仅保留了小说的精髓,还加入了精致唯美的音乐唱段,一方面使剧情的引入和衔接更为自然,一方面也突显了作品的思想主旨,让观众能更好地理解剧情并融入其中。正如最开始唱的“我是一介可怜的路人,在穿越脚下的世界”,简•爱和罗彻斯特其实都是有着自由灵魂却孤独漂泊的旅人,但结束的那句“回家去找寻我的未来,我只是一个回家的人”,又彰显着他们的沟通和交往就是两个相似相通的灵魂相互弥补,最终达成契合的过程——他们正是彼此的归途。

  编辑:梅笑晗

  摄影:杨藩森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gjthr3@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