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更宏大的“星战宇宙”


时间:2018-8-15    记者:陶兴泉(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17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62

  5月13日晚,《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在讲堂观众厅上映。

  自星战被迪士尼公司接手以来,星战电影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至今为止,迪士尼已经在3年多推出了4部新的星战宇宙的电影,显然要不遗余力地开发这个影响了一代美国观众的大IP的经济价值。从《原力觉醒》的旧事重演,到《侠盗一号》的宏伟壮烈,到《最后的绝地武士》的大破大立,再到这一部《游侠索罗》,迪士尼正在不停地试探着人们对“新星战”的接受能力。

  诚然,新星战与老星战的不同之处有目共睹,但是每一步尝试都有许多有意思之处。笔者最喜欢的《侠盗一号》,塑造了一群新的英雄人物,架构在《西斯的复仇》和《新希望》的空档期,谱写了一曲悲怆壮丽的太空史诗。不论是引起观众惊呼的黑武士和莱娅公主、塔金总督,还是对星战精神的新注解,都足以证明其为一个优秀的外传作品。

  而《游侠索罗》所局限之处,在于其试图启用一个老星战中人气极高的老角色韩索罗,用全新的演员,其故事的构造难度相比《侠盗一号》陡然增加。虽然迪士尼启用了朗•霍华德(曾执导《美丽心灵》《极速风流》《达芬奇密码》等)来接手这个摊子,也无法将其品质提升到星战系列的平均水平之上。

  影片架构在韩索罗的青年时期,短短的影片中解释了许多韩索罗的来龙去脉:关于他的姓“solo”的来历,他与楚伊、兰多的友谊的建立,千年隼号的由来,以及他“12秒跑完科舍尔航线”的故事等等,无一不是对老星战电影的巧妙的注脚。

  当我们纵览全局,《游侠索罗》最棒的一点是突破了原有星战体系的单一历史主线的束缚。乔治•卢卡斯曾说自己的星战就如同一部“太空肥皂剧”。的确,星战1-6都是围绕着天行者家族的故事以及共和国与帝国的恩恩怨怨展开;《侠盗一号》是对新希望的完美补充;星战7、8又回到了黑暗势力与反抗军的恩恩怨怨之上。这一些都围绕着永恒不断,周而复始的故事旋转。

  《游侠索罗》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部分游离于星战主线之外的世界:这里有心怀鬼胎的军火商,有使诈的赌徒,有受奴役的伍基人;这里有帮派斗争,这里有奴隶起义。在这里,我们通过一群平凡人的视角观察浩瀚的宇宙。在其他电影中,大起大落的主线让我们忘记了宇宙里各个小角落发生的事件;然而,并非只有帝国、共和国的战争与兴衰称得上史诗,在宇宙里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的星球上,每一个生灵的故事都是一部由他们自己撰写的史诗。

  一部情节游离于主线之外、没有光剑打斗、没有原力的电影,要如何证明自己属于星战宇宙?这部电影将韩索罗这个人物引入,意图证明自己的确属于星战宇宙。然而,在人物的树立上,这部电影做的又的确不够好。首先,女主角的背叛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毕竟在正传里韩索罗爱上了莱娅公主,而对这位“旧爱”只字未提,因此只有她的背叛才能对此做出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编剧意图在韩索罗的姓“solo”上作文章,将年轻的韩索罗塑造成一个独来独往的潇洒的英雄,因此给影片的高潮设下了许多相互背叛的情节。但是,影片最终给出的韩索罗并非“潇洒的英雄”,而是显得刻意与轻浮:这或许要归于影片制作时的换导风波:一部分影片显得轻松愉悦,包含许多喜剧的元素;而影片的高潮却又是一个“没有人可以信任”的主题,索罗又宛如一个孤胆英雄。而两者的结合给影片带来了不幸。

  星战本体电影以及《侠盗一号》中,出色的电脑特技为我们展现了史诗般的战争场面;而在《游侠索罗》中,电脑特效则显得不那么起眼,却也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惊喜:其中逃出引力阱一场戏,将宇宙深处的神秘与凶险、斑斓而壮阔展现在观众面前,而这一点是其他星战电影都没有做到的。

  《游侠索罗》并非是一部极其出色的电影,但是其尝试探索星战宇宙的新领域的尝试值得称赞;这部电影在讨好老粉丝和吸引路人之间做出了妥协,是一部尤其对路人友好的电影,而不像《侠盗一号》必须有对星战4的了解才能沉浸其中。但是,我们也要考虑,我们是否真正希望星战系列成为“年货”甚至半年一部的流水线作品(《游侠索罗》与《星战8》之间只有5个月)?在好莱坞生产线上的平庸之作比比皆是,而我们并不希望因为一家公司的商业目的而完全地耗尽了一个系列电影的魅力。如何不落窠臼,推陈出新,这是好莱坞商业电影现在所需要考虑的,也是中国电影工业应当探索的。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gjthr3@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