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诞生在中国》:生在中国,乐其所乐


时间:2016-9-9    记者:陈丽丽(北京大学经济学院2014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172

  9月4日晚,《我们诞生在中国》在百周年纪念讲堂观众厅上映。这部电影在上映不久后便受到媒体与大众的一致好评,许多观众怀着满满期待来到讲堂观影。

  电影开头便直入主题为观众展现“生于中国”庞大图景中的一角,丹顶鹤、大熊猫、雪豹、金丝猴、藏羚羊,在四季更迭之间,展现生命的魅力。“中国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每当一个生命逝去,仙鹤就会承载着一个灵魂展翅高飞,带它去往极乐世界。”周迅略带神秘的旁白引着观众的神思进入轮回不断的四季。

  影片有其巧思,从春季开始,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刚冒头的郁郁葱葱,而是一片连绵山岩之间,两只对战嘶吼的雪豹。一些观众还不太适应这个节奏——直面两只凶猛雪豹的对峙,厮杀似乎一触即发。但这不正是大自然的常态么?


  不过紧张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外来挑衅的雪豹退出这片山岩,震撼了对手的雪豹达娃也没有多少骄傲自得,而是镇静地回到山洞。“达娃守护的不仅是她的领地,还有她的两个孩子。”旁白话音刚落,两只萌态可掬的小雪豹滚着石头出现在荧幕中。一瞬间,难言的温暖流淌着。

  残酷现实与温暖轻松交织,其中贯穿着每个动物家庭的绵绵爱意,镜头跟随着动物们的生老病死,这便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诚意。不过这种温暖轻松的风格的确是超乎许多人的想象和期待,也让导演陆川受到不少批评。不少人指出电影一直用人的视角看动物,没有客观地展现动物世界真实的,更多血腥斗争的一面——与天斗,与人斗,与动物斗。


  诚然,《我们诞生在中国》与陆川曾经的《可可西里》相比,少了向内挖掘的深度,几种不同动物的故事线一齐进行,虽然不凌乱,却也导致每一种动物似乎都是浅尝辄止。但是随着动物们的生老病死,大家喜悲同尝,影片末尾丹顶鹤的再次起飞,生命轮回的真谛揭开,又让观众过浓的情绪飘散,进入一种新的境界。这一种境界有禅意,有佛悟,有道教的潇洒,总之,是一种中国哲学。

  抱着去看自然纪录片的心情进入影院,结果猝不及防地收获着缥缈的哲学领悟出来,一时间没回味过来的观众,自然会觉得电影不够现实,不够深度。导演陆川认为这部自然电影的定位是偏向故事片的,电影其实是通过动物在讲人类所相信的爱,所相信的生命。大自然是有着许多未知的危险,野生动物的成长更是少不了危机,尤其在许多动物物种濒危的现代。陆川曾经用《可可西里》表达出人可成兽的凶恶,那部电影沉重又不停呐喊与呼吁大家关注濒危的动物。而此部电影风格截然相反,在动物的生命轨迹中,有血腥争斗,有艰难求生,但是也有很多快乐。


  “即使生命再艰难,支撑他们在阳光下奔跑,在风雪中伫立的力量,是一种生命本初的快乐。当我捕捉到这种真实的快乐之后,我就尽情地去抓这些快乐的瞬间。”这不是一部自然纪录片,这就是一部纯粹的电影,无论是从什么角度看待这个自然和自然中的万物,每部好电影都有其独特的态度。而陆川的态度则是快乐。

  编辑:张珏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